“如果一直沉睡,身上又长蘑菇是正常的。

一般的泪水不过是树脂,可是痛苦的泪水只会流进心里。

留水太久自然会长蘑菇,等多余的水分耗尽就没事了。”

“为什么会痛苦?”

“他还没适应归隐生活,…就是这样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对蛇镯子的原主人是乌木的初恋(精神上的),俩人刚结识时是一同工作的舞者,因同病相怜而互相照顾。确立关系没几年之后因为对方患上了传染性的热病,无法治疗死在了他的怀中。乌木因日夜哭泣陷入沉睡,被士兵误认为尸体,埋到了土中,直至疫病平息才缓缓转醒。

在无墓从休眠中被唤醒后,因为对方早早转世消失,自己也因为雷击记不清许多东西,逐渐淡忘了对方,只记得蛇镯是重要的定情物,跟钻戒差不多的地位。


(目前乌木的镯子给了麦麦一只,无墓的还没有给闇。以上一段记忆无墓独有)

(无墓体内因是烧灼状态,有苦水产生也会随喷出的烟蒸发掉,几乎没有再陷入过这样的沉睡了)

标签

授权

评论

热度(92)

我或许是邪恶的,是善良的。
是脆弱的,坚强的。
或许只是凡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