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记事》其九的最后一段


在此之后,乌木厚葬了曾经的好友

即便对方坦言自己只是为了利用他打倒旧王,再在时机成熟时过河拆桥


授权

评论

热度(27)

我或许是邪恶的,是善良的。
是脆弱的,坚强的。
或许只是凡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