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乌木死后——记录之二

天雷的规模又巨大又刻意,不仅轰灭了国土内所有活着的人,踏平了国王的陵墓,还击碎了所有文献石板和壁画。在毁灭一切之后,天雷也停止了。

然而国王像早已预见一样,在位时,他命记录者将王国相关的记录刻在黑色的石板上,用泥包住,封进建造陵墓的地板砖石的下一层,作为地基砖石,骗过了施予天雷的神灵。

在陵墓被发现并开始保护性考古之后,一截沉香木雕的胳膊被发掘了出来,上面戴着数个金制手镯和戒指,考古学家分析可能是当时国王的假肢,或者是国王死无全尸,这是代身的一部分。

送检之后,生物科学家嘘意外从这截木雕中发现了一种新型的细胞,因为受到某种菌类的给养,一直保持着较弱的活性。

经过详细的研究,他发现跟野外一些花精氏族的细胞属于同类。嘘提出了一个猜想,这位记录中伟大的国王也许不是人类,而是沉香属的花精,送检物也不是木雕或所谓义肢,就是他本人的残肢。

嘘继续延伸思考过,也许花精从远古就在与人类和睦相处,甚至拥有统领地位。不过嘘的这个推测很快就被同事和上级否定了,上司派指他继续做国王断肢的研究,兼负责花精的人工定向培育。

在国王的身体被嘘成功复制培育出雏形的当天晚上,据守卫报告,嘘被人打晕,国王的幼体连着隔离箱被人偷走了,断肢样本和相关研究资料也全数被毁。只有助理表示曾看到有黑色的鬼影飘过。

标签

授权

评论

热度(15)

我或许是邪恶的,是善良的。
是脆弱的,坚强的。
或许只是凡尘